深圳配资公司



凤城初起舞,觅道红尘中。 第二百八十三章 内鬼通风【第一更!】

    孤落雁尝试将曲谱词所有相关细节进行补充,务求做到尽善尽美。

    然后又开始补充伴奏乐器;这样的曲子氛围,仅止于一个吉他为伴,那是远远不够的!

    “这首歌的名字,应该就是叫做‘血染的风采’。想不到这个看起来惫懒的小子,骨子里居然具有如此壮烈激荡的情怀,为此曲,合该浮一大白!”

    孤落雁一直忙到了东方发亮,才终于敲定一个草稿。

    “应该差不多了,但……左小多那里应该有更加完备的曲谱……真是迫不及待,希望可以一睹原稿的风采啊!”

    ……

    清晨。

    左小多捂着脑袋起床撒尿。

    “哎哟……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戒酒,我一定要戒酒,这辈子再也不碰酒了!”

    脑袋里似乎几万个小人在干仗,除了晕乎乎雾蒙蒙,还伴着一阵阵的撕裂疼痛……

    还有肚子里好似翻江倒海的倒腾。

    时不时就有一种往上冲的腻歪感觉……

    左小多强自忍耐,站到了马桶之前,久蓄的一泡尿正在扫射还没完事,口中也突然好似长江开闸,一泻千里……

    “呕~~~~~”

    上下同时开火,场面极其壮观,脚底下直接被暴走之水流席卷,满目疮痍!

    好半晌,左小多跌跌撞撞的走出来,将脑袋伸到水龙头下,哗啦啦的一顿好冲,然后又将水龙头塞到嘴里,哗啦啦一顿灌,然后再跑进厕所,哗啦啦的又一顿吐……

    如此反复数轮,貌似将肚子里清空了,这才有气无力的瘫倒在沙发上。

    “戒酒……我一定要戒酒……必须要戒酒,必须的!”

    左小多这会出气多进气少,六神无主,简直比一滩烂泥好不了多少。

    “哼!”

    吴雨婷将一盆汤端在桌上:“赶紧把这汤喝了。不会喝酒就不要喝,我看你还是吐得太少!你爸爸那些年跟人斗酒,被我……”

    “咳咳。”左长路从卧室晃了出来:“谁让你喝这么多酒?酒这东西,以后少沾!”

    “是是是,以后坚决不碰这玩意了,太他么的难受了!”

    左小多端起盆,吨吨吨吨吨,一盆热乎乎黏糊糊的米饭汤系数进了肚子。

    一盆米汤进肚不久,却觉肠胃中一股慰贴灼烫的感觉徐徐升起,顿时感觉舒服了许多。

    “笨蛋!”

    左长路皱着眉:“你怎么不运起你的炎阳真经?就算最终还是会醉,但怎么也能多撑一段时间嘛?喝酒先吃饱,有底醉不了,知道不?就算被强灌,不会借尿遁么,去厕所一抠也就没了……”

    “就是……醉得太少了。”

    左长路恨铁不成钢,传授着自家的“不醉”绝招。

    吴雨婷满满一碗粥急疾的扔过来:“能不能教点好?喝你的粥去!”

    左长路一伸手接过,顺势旋转,轻易散去来势,竟是点滴未撒,嘿嘿一笑:“好勒……”

    左小念从房中走出,黑着脸道:“狗哒!你昨晚上怎么回来的?你还记得不?”

    左小多本能的怂了一截,缩着头道:“我不记得了,是真的……不记得了,我怎么回来的?”

    “那你昨天晚上都干了啥你还记得不?”

    “干了啥?”

    左小多本能的感觉不妙:“你这话……”

    “你昨晚自己开演唱会,在台上扭来扭去的,过瘾不?”

    左小念俏脸泛起了‘你很危险’两个字。

    左小多眼中登时闪过惊慌之色:“你你你……”

    “昨晚上,我看着你又唱又跳又扭的好开心,最后最后还是我把你背回来的,你那小酒是真的喝过瘾了,喝痛快了,喝得够嗨啊……”

    左小念的小虎牙慢慢地露出来,咬牙切齿:“可以啊狗哒,你可真有牌面啊!”

    “完!”

    左小多心中只来得及闪过这一个字,身体已经本能的做出反应,一步跳上前,伸出舌头摇头摆尾:“汪汪,我重不重?”

    “噗……”

    左小念顿时笑喷,尽管努力板住脸却还没忍住,嗔道:“闪开啦!我要吃饭!”

    左小多心中一松,嗯,看来情况还不严重,有回旋余地……

    他当然不会就此闪开,反而嬉皮笑脸将左小念珍而重之的搀扶到座位上,一跃而起:“我去给你端稀饭……嘿嘿嘿嘿……”

    吴雨婷忧心忡忡道:“念儿啊,这男人啊,一旦犯了错,尤其是第一次的时候,一定要以最严厉的手段,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震慑制止住!干好了就可以一劳永逸,永绝后患,可是干不好……想你这样高高举起轻轻放过……那就是自找麻烦,后患无穷啊!”

    端着稀饭走来的左小多一脸愕然:“妈!我到底是您儿子还是你女婿?有你这么当妈的么?”

    吴雨婷横了一眼:“你是我儿子,也是我女婿,咋了,你不服么?”

    左小多闻言反而心花怒放:“服,服!我是您女婿,不做您儿子了,好了吧。”

    左小念登时趴在桌上将脸藏了起来,脸红的烧得慌……

    叮咚。

    左小多的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一条信息发了过来。

    “男儿重义气,一诺千斤重;持剑凌霄汉,拔刀七月中!”

    这是一个陌生号码。

    左小多屁股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爸,我这就去学校了。”

    话音未落,已然嗖的一下子冲出门。

    吴雨婷警告左小念道:“念儿啊,你可要上心,这小子可是个撒手没,唯有尽可能将之掌握手中,那才是你自己的!”

    左小念恬静笑了笑,道:“妈,那条信息是一首诗,男儿气极重,不象是女孩子所发,这个中区别,我自然理会的。”

    左长路翻白眼。

    你这当妈的,都教了一些什么?真当狗哒是女婿啊?!

    那是儿子啊!

    ……

    左小多出去,立即回了一条消息,也是一首诗。

    “中原有英雄,尽在凤凰城;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发送。

    那边。

    方一诺看到信息直接迷了。

    “我草!他这是不愿意冒险,而让我去见他……”

    心思转动间,却是很有几分牙疼的叹口气。

    这个家伙,貌似比自己还苟,不过形势比人强,怎都是自己就范……

    “好吧,去就去。”

    于是发送消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二中门往右,请君一回头。”

    左小多回:“欧尅欧尅欧,三江春水流;佳人应无恙,助君到白头。”

    “麻痹!又威胁老子!”

    方一诺收了手机,立即出门。

    一路走一路叹气。

    这特么的……

    发信息都发了这么多了,还不如直接打电话说明白呢……

    无语!

    ……

    左小多与方一诺在一个异常隐秘的地方相会了。

    “有消息了?”

    “有了。”

    “说说。”

    “昨晚去开会,商量计划来着。”

    “嗯?计划是怎么商量的?详详细细,一字不漏的告诉我。连谁说话的时候什么表情,也不得遗漏。”

    “……”

    方一诺傻了,怪不得不打电话说,这个要求简直——很左小多!

    “昨晚,凤凰城主持大局的巫盟使者招呼我们都去开会,一共去了……”

    “等等,那个使者在凤凰城的具体身份如何?长什么样子?”

    “这个……那位使者大人一直隐藏容貌,哪里能看到长什么样子,更加也不知道他的公开身份……”

    “那我要你还有何用?”

    “……”

    方一诺心中操了一下,翻个白眼:“星使的作风向来便是如此,对外人固然要保密,对自己人保密得更甚,基本没可能暴露,这个我没办法。”

    “算了,你继续说这次开会的内容吧。”

    “现在仍旧只是初步定下行动人手,之所以说是初步,应该就是让众人略有成数,需要下次聚会的时候才能基本定案,我估计,也许要到凤魂冲霄的最后关头之前,才能真正定案。”

    “嗯,现在已经可以确定的人手有多少,我要知道确切的人头数,你不会连这个都不清楚吧?”

    “配资公司 这个我已经打听清楚了,高端战力包括有两位化云,老夫是其中之一……此外还有十一位婴变,二十位丹元,这次为求全功,这些人手将会全员上阵,不惜代价,不计伤亡!”

    “这么点人手?你开什么玩笑?”

    左小多瞪大了眼睛:“就这么点人就想干成那件大事?”

    方一诺闻言之下,不禁瞪大了眼睛。

    这人力还少?

    但想到左小多这句话的意思,突然间冷汗涔涔而出。

    ‘莫非凤凰城这边已经集合了足够应付巫盟这股力量的战力,甚至是强弱悬殊!?’

    若是当真如此的话,自己这边贸然行动,岂不是真的会身陷死劫?

    幸亏幸亏……幸亏我临阵倒戈,投奔了小多大人啊……

    方一诺心中一阵庆幸。

    “你口中的那位星使大人,他不出手么?他既然是一方统领,主持大局之人,一身实力只怕非同小可吧?”

    回想方一诺的介绍,左小多锐敏的发现了问题所在,直指关窍的问道。

    “星使一般都是统筹全局,从不会介入正面战斗。”

    方一诺道:“至少在我这么多年的参与任务之中,极少见到星使出手。”

    左小多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