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配资公司



凤城初起舞,觅道红尘中。 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心中的锤子【求月票!】

    左小多再次猛点头,不得不说人家毕竟是专业的,这两个造型都要比自己初初想象的要好看得太多了。

    “这样呢?”

    吴铁江连续变换了七八个造型,都拍了照片,然后集体投影到墙上:“这些个宝剑,任选一把,最称心的一口。然后我打薄就是。”

    左小多这会已经看花了眼睛,所幸他没有选择困难症,直接闭上眼睛随意一指:“就这把吧!”

    “好。”

    左小多的宝剑,就此定案!

    吴铁江又问道:“以你的身形步法,神态举止,该当是力量型修者,肯定还要做其他兵器吧?”

    左小多目光一闪,顿时翘起大拇指道:“您老法眼,小子我还打算要做两柄大锤,正所谓,心中有锤,万物可砸。只不过,额外的要求稍微有些多。”

    吴铁江自负的笑了笑:“铁锤?老夫不是吹,这一生打过的铁锤,各式各样,千奇百怪,难以胜数,起码也有数千对以上,求兵者就没有不满意的。”

    哗啦一声,投影墙登时多了无数的锤子,花样繁多,琳琅满目,无有雷同。

    圆的,椭圆的,方的,冬瓜锤,黄瓜锤,西瓜锤,哈密瓜锤,方锤,八棱锤,流星锤,千面锤,子母锤……

    左长路都看得眼花缭乱,忍不住用川话来了一句:“好多的锤子哟……”

    忍不住心中有些唏嘘,在儿子小时候骂他的时候经常骂:你这是搞的个锤子?

    结果……这家伙长大了,居然真的是……搞了一对锤子?

    人生啊人生……左长路心中。

    左小多看着墙上所有锤,一个劲儿摇头,一挥手:“我理想的锤型跟这些都不一样,这些,都太简陋了。”

    “……”

    吴铁江心中登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前车之鉴,犹有余悸!

    “你到底要打啥样的?你自己的腹案又如何?”

    “我打算……”左小多走过去,径自挑了一对百面锤,道:“吴叔叔,请你把这个放大。”

    吴铁江依言而行。

    “吴叔叔您看这个锤柄……要更长一些,大约有二尺半左右吧。”

    “二尺半?”

    吴铁江有些懵:“玩锤的,你弄那么长的柄干啥?一不小心就可能自己捣自己腰了。而且太长了不好用力,挥舞起来,也费力气。”

    “没事,我都计算好了,一定得有二尺半的长度,两边隐有凹槽,各藏一口剑,薄而窄的剑,随时能抽出,但是不抽出来的时候,表相看起来,就只是锤柄,让别人不能看出来内里还藏着一口剑。这个要求不难吧?”

    “……不难。”

    吴铁江看了一眼左长路,喃喃道:“这小子够阴啊。”

    左长路翻白眼,看天花板。

    这就阴了,这才哪到哪啊?

    “吴叔叔,您还是看这个锤柄,我预设的方案是中间要空心的,内里连着一条链子,链子有个十来米长也就差不多够了,需要远程攻击出其不意的时候,可以直接飞出去,一抽又收回来……嗯,流星锤。”

    左小多咳嗽一声:“这个锤柄中间空心,内藏链条,两侧凹槽,隐剑……这个,也不难吧?”

    “……也不是很难。”

    左小多眉飞色舞:“这样子,当别人以为这是重兵器,只能近战,而拉开距离消耗我的力量志得意满的时候,我这边却是啪的一声飞出去,想必那神情,一定很精彩。”

    “精彩……那是肯定的。”

    吴铁江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左长路,喃喃道:“真阴啊。”

    思索了一下,道:“你打算设计成这样的话,锤柄和链子的材料就要详加考量的,一般金属肯定达不到你要求的坚固度……我得认真想想,不过还是可以做的,难度不大!”

    “难度不大就好。”

    左小多喜笑颜开:“然后咱们再说锤本身的设计……”

    吴铁江眼睛一鼓:你说了这么半天,居然还不是锤本身的设计?

    这……我有不祥的预感啊……

    左小多兴致勃勃:“我打算做个空心锤,嗯,就是锤身中间是实心的,一大块,然后中间这一大块与锤面中间,要有空隙……”

    “空隙?”吴铁江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空心锤就已经够扯的了,还要弄什么空隙,那还是锤么?!

    “对的,就是要保留些微的空隙,这不就是百面锤么?前面的和左右的,大概有七十个面呢?每个面上,都留出两个射击孔……然后在这里面,设置机关,一个锤面两个孔,其中一个孔里面是牛毛针,另一个孔里面是锥针,只要真气激发,就可以选择单发或者连发,牛毛针一个孔里面有个二三十支,锥针的话一个孔里面有十支就够了……”

    左小多咳嗽一声:“这不难吧吴叔叔?”

    吴铁江这会整个人都不好了,直接听傻了。

    老子打了一辈子锤!

    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锤!

    “这特么……阴的……阴成祖师爷了!”

    吴铁江直接扭头看着左长路,脸上肌肉抽搐不停,终于问出口:“左哥……这真是您儿子?亲儿子?!”

    左长路脸色都黑了:“要不然呢?!……你要不要晚上去家里吃饭?”

    吴铁江脸色一下子僵了,片刻后,陪笑道:“不不不,不了不了,吃饭就免了,我还得专心给孩子们打兵器呢,事情得分个轻重缓急啊……”

    左小多顶着一张人畜无害的青春的少年脸,天真无邪的问道:“吴叔叔,您看这锤,能打吧?”

    “能打……”

    吴铁江的脸色已经开始扭曲:“但是一个月多半是打不完的……你这要求太多太复杂了,我得仔细斟酌参详一番。”

    “没有多复杂啊。”

    左小多随便找了张纸,开始画草图:“您看,吴叔叔,您先打这么个锤面,然后打出内锤,内锤与锤面之间自然不能空心,用这种小立柱固定,焊死……”

    “然后这里面一个格一个格的设计机关,其实只需要准备下两种机关就好了,只要打出第一组,将之建模,其他的不就都顺理成章照葫芦画瓢……容易得很啊。”

    “至于这机关,也不需要太强劲,牛毛针能做到五十米内有杀伤力就可以了,而锥针达到三百米的射程就好,应该没啥大问题吧?”

    左小多问道。

    “打不了,这活儿我干不了。”

    吴铁江摇头如拨浪鼓。

    开什么玩笑?牛毛针单纯用机关之力发射,能够射出五十米还保有杀伤力?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做牛毛针?

    比柳絮也重不了多少的物事,射出五十米?

    你丫的讲天方夜谭呢吧?!

    “呃……那您能做出射多少米的机关呢?”

    左小多脸上显出微微的失望之色,感觉自家老爷子介绍来的这个所谓超一流匠者,除了会摇头之外,貌似没啥别的特点了。

    这才不过十分钟,‘这活儿我干不了’‘另请高明’这类话居然已经说了好几遍了。

    这点活都干不了,你还当什么铁匠?

    能配得上匠者这么高的头衔吗?

    如果吴铁江知道左小多现在在想什么,绝对会抓起房中那炼钢炉直接扣在这小子脑袋上!

    将这小子脑袋里的水全炼出来再说!

    你说的这活儿,整个大陆全宇宙盖银河系也未必能有人干得了!

    这特么纯粹就是在为难人!

    “以我所知,牛毛针这玩意,在整个星魂大陆范围内,超过十米还有杀伤力的,就已经是极限了!而且落点还必须是裸露肌肤。”

    吴铁江有气无力的说道。

    “那就设置能够射出十米的机关好了。”

    左小多道:“对了,加上真气力量能增加不少的射程吧?”

    “机关操控,不能额外再加真气。”吴铁江翻白眼。

    “哦哦。”左小多有些失望,再次在心里说一句无能之辈,随即问:“锥针呢?”

    “锥针好做一些,可以保证五十米仍有杀伤力。”吴铁江计算一下道。

    “锤面做上孔,不会在重力击打之下变形吧?”左小多再次问。

    “要看材料,千幻金材质虽佳,但还做不到不变形,除非是不灭金。”吴铁江翻白眼。

    “那锤面就用不灭金!”

    吴铁江无力的道:“一公斤千幻金,至多只能提炼出的半两不灭金出来……二十五克,已经是极限……”

    “能弄出来就好,材料不是问题!”

    左小多财大气粗,道:“材料大大的有,足够足够的。”

    足够足够的!?

    吴铁江满眼疑惑的看向左长路,左长路咳嗽一声,不得不为儿子圆场:“的确是足够的,小南前些日子送了些过来……”

    吴铁江充满了同情的说道:“小南真难啊。”

    登时收获左长路严厉警告的目光两枚,以及,一张即将要递出去到家里吃饭的邀请函。

    吴铁江顿感浑身发凉。

    “材料也没问题了,肯定能打吧?”左小多殷勤问道。

    “能打!”吴铁江咬着牙说道。他现在能感觉到,这两把锤,极有可能是自己这一辈子打造的,最昂贵最奢侈的锤了。

    “能打就好。”

    左小多喜笑颜开,感觉这铁匠,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勉强可以算是一个称职的铁匠。

    “你这两锤子,初步估计是多少斤?重量是必须要精确的。”

    吴铁江越想越觉得,问题很大。

    不由问道:“若是体积太小了肯定装不上这么多东西的,但若是大了,可就太重了。”

    “用锤这等兵器,可不是只能提起来砸过去那么简单的。不管多重的锤,在使用者手上,都必须是轻如无物如舞灯草,这真的必须要一身神力才行。尤其你这材料,更加这方面要求高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