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配资公司



正文卷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上眼药

    江云鹤不慌不忙的走到姬诗泽身边,也不开口解释,也没法解释。

    他都知道姬陵现在是怎么想的。

    要是之前姬诗泽让人带自己从后门走,说不定还能避开,不过显然,姬诗泽不可能这么做。这种时候让人从后门走,一则是显得心虚,一则是有些侮辱的成分。

    所以江云鹤就主动站出来接锅了。

    “苏小小当了那么久的背锅侠,如今轮到我背了啊,也失去了未来背后捅刀子的机会。”江云鹤还有心思在脑中瞎想。

    “你是谁?”姬陵盯着江云鹤的目光不善。

    两人的关系,他不需要问了。

    姬诗泽告诉自己身体不适,结果和一个男子在府上厮混?还有什么可问的?

    就算真的有什么误会,他也不在乎。

    “和你无关。这里可不是你道西郡。”姬诗泽冷道。

    “紫宸宗江云鹤,见过道友。”江云鹤笑眯眯道。

    姬陵的身份确实不低,不过作为南月的弟子,完全不需要在意那些。

    这是拜个好师傅的好处。

    不过他笑眯眯的表情,在姬陵看起来就很碍眼了。

    “很好。”姬陵看了两人一眼,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江云鹤不在乎他的身份,同样他也不需要在乎江云鹤的身份,现在满脑子就是怎么弄死他出口气再说。

    “看样子,我连累道友了。”姬诗泽冷着脸一直等姬陵离开,扭头歉意道。

    “若觉得有歉意的话,不如让我多画几幅如何?”江云鹤毫不在意道。

    姬诗泽看了看江云鹤,随后饱含深意道:“若是道友不怕被人针对,我倒是可以。”

    “这么说来,我倒是赚了。”江云鹤顿时大笑道。

    “想来道友今日是没了心情,等我看完这几本再来拜访。”江云鹤冲姬诗泽扬扬手上的册子,挑了下眉毛,一脸的笑意。

    “那便恭候了。”

    说罢告辞而去。

    至于姬陵,这个被道西郡王宠坏的子嗣,自己想要背后捅刀子的机会不大了,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

    起码教给他了很重要的一条——男孩总要受些挫折才会成长。

    虽然他肯定不喜欢这种成长。

    一路悠然自得的回了程府,路上没有任何麻烦,毕竟作为郡王之子,哪怕再操蛋,也肯定做不出路口堵人这种傻缺少年才会做的事。

    就算对方想动手,江云鹤也不担心。

    他觉得气海境应该没有人比自己跑的还快,甚至很多初入元门的修士都未必比自己快。

    只要别人没自己跑得快,自己就立于不败之地。

    徐浩清等人都没在,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至于二师姐,估计还在赌坊,也不知道永城的赌坊还能忍受她多久。

    不过以她现在天天薅羊毛的状态,现在还没进永城赌坊黑名单,已经出乎江云鹤的意料之外了。

    回了房间先是看了会儿书,片刻后又走到桌子前铺上画纸,脑中构思片刻后,随着动笔,在纸上跃然而出一个女子的身影。

    不过同样只有面部是一片空白。

    回忆了下姬诗泽的面孔,站在那半响最终仍然没有画下去,将笔放下转身洗手的时候才发现身后多了道身影,正托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

    “看来我得去买个阵盘布上。”江云鹤一边洗手一边说道,这房间和市场似的,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苏小小弹出一枚珠子,江云鹤顿时伸手抓过,输入灵力后往地上一扔,只见地上出现一套十三枚小旗。

    “五尘阵,最多可护三十丈方圆,若不知其法进入,便会五识落尘。”苏小小随意道,手指一点,传了一套法诀给江云鹤。

    江云鹤心中顿时明了,这所谓的五识落尘,便是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都会受到遮蔽,时间越久,受到的影响越大,倒是套不错的阵法。

    显然,苏小小能拿出来的东西都不太差,否则也不会被她带在身边。

    “说起来你还挺有兴致。”苏小小走到画纸前看了眼。

    “你的画技如何?”江云鹤始终觉得自己画不好面孔。

    “不会。”苏小小毫不在意道。

    苏小小除了修炼、杀人、惹是生非之外,最擅长的就是叠纸青蛙。

    “进展如何?”苏小小先是问道。

    “还行,如果没人捣乱的话,很快就能拿到。”江云鹤道。

    “捣乱?”

    “姬陵,道西郡王之子。那家伙好像对姬诗泽很有想法,显然我挡他路了。”江云鹤将十三枚小旗收起来,顺便给姬陵上点眼药。

    若是苏小小能干掉他,那就更好了。

    至于道西郡王会不会追杀苏小小……与我江云鹤何干?

    反正苏小小得罪的人不少,到现在还活蹦乱跳的。

    “你想拿我当刀?”苏小小笑眯眯道。

    “应该说,咱俩是同谋。别忘了,我是在帮你拿那幅画。如果他天天找我麻烦,我怎么去拿画?”江云鹤直接反驳回去。

    要知道这可不单单是拿画,还要搞定姬诗泽呢。

    “我会让他没机会给你找麻烦的。”苏小小略微思索一下道。

    “小心些,他在道西郡惹了大麻烦,估计身边有人护卫。”江云鹤提醒道。

    “另外,如果有机会下手,务必将他的脑袋带回来。”

    苏小小闻言顿时似笑非笑的看着江云鹤:“不单单是他找你麻烦那么简单吧?”

    毕竟江云鹤这人,她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可以说是个好人。

    而他竟然主动提出让自己帮着杀人,那这里面肯定有其他事了。

    “他的脑袋,我答应送人了。反正一举两得的事。”江云鹤也不隐瞒。

    他都开口让苏小小帮着杀人了,这事自然没必要瞒着。

    “哦?”苏小小更好奇了。

    “还是道西郡那事。”江云鹤便将自己答应取姬陵的首级,换取水君退兵的事说了。

    苏小小听后,目光颇为奇异的看着江云鹤。

    好半响才道:“一直知道你是个烂好人,没想到你还会这么给自己找麻烦。”

    “毕竟那些人,看着可怜。”江云鹤耸耸肩,若是自己看不到,只是听说某地出现这事,未必会这么做。毕竟那种情况下人命只是数字。

    可自己亲眼看到,感觉又是完全不同,既然有那个能力,总不会无动于衷。

    虽说有点儿麻烦,但也有操作的余地。

    “若是在永城内,怕是有些麻烦。”苏小小认真考虑片刻道,他倒是不在乎杀一个姬陵。

    可姬陵有护卫的话,想要在永城内取他人头就难了。

    这永城内一位郡王,一位药王神,都是真人级别的高手,想在他们眼皮子下面杀道西郡王之子,除非他们都是瞎子。

    江云鹤转念一想,这事难度确实不小。

    “算了,先给他找点麻烦,让他别来烦我吧,别让他察觉到危险,我看看回头能不能找个机会,到时再下手。”

    “还要给他找麻烦,还不能让他察觉到危险……”苏小小沉吟一下:“我觉得你在为难我。”

    “尽量给找点儿麻烦就行。”江云鹤叹口气。

    反正能让对方少给自己找点麻烦就好。

    “对了,这几日我找机会闯了一下姬诗泽的府邸,确认了一件事,她那里有个元门修士,你最好小心些。”苏小小道。

    江云鹤皱了下眉头,元门修士的数量并不多,真人不出手,元门就能横着走了。

    在一些中小门派如紫玉门都可以当个长老了。

    姬诗泽府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就算她是郡王之女,也招揽不到这样的高手。

    “我知道了。”江云鹤点了点头,随后想起一事来,询问道:“是男是女?”

    万一是个男的,还和姬诗泽有着某些关联,自己上门去给他戴帽子,岂不是找死?

    虽然以今天观察姬诗泽得出的结论来看,这种可能不大,但不能不防。

    “女的。”

    江云鹤这才放下心来。

    “牧青雀在这永城之内,应该奈何不了你吧?你还任由她顶着你的名头在城外杀人?”

    “现在还不是时候。”苏小小摇头:“那家伙很麻烦,我现在借着永城才能藏身,只要露面就会被盯上,之后想做什么事就难了。”

    江云鹤耸肩,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苏小小是洗不干净了。

    风雷山的楚狂人恐怕还得来找自己。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不了让裴音和徐浩清等人先避一避,自己倒是无所谓,反正那楚狂人不是以速度见长。

    ……

    永城某处府上。

    “公子,查到了。”一个中年修士敲门而入。

    姬陵阴沉着脸:“查到了?说。我倒要看看,这是哪一号人物,连姬诗泽都敢染指。”

    “公子可还记得那个传闻,在两道论剑之时,执月与苏小小大打出手。”

    姬陵听了之后顿时想起来,当时还觉得挺不可思议,执月和苏小小竟然因为抢男人打起来。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印象了。”

    姬陵没想到,当时当做笑谈的一件事,当事人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和姬诗泽还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先将这事透漏给紫宸宗灵机院。”姬陵冷笑一声,灵机院掌令弟子可不是什么普通女人,知道了这个消息,肯定不会罢休。

    本来想要这小子的命,不过现在改主意了。

    说不定能让他们反目成仇,我还有机会尝尝这所谓的万南第一美人的滋味呢。

    “查清楚这小子每日的行踪。”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