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配资公司



正文卷 第六百七十四章 大众情人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对于舆论而言,那更是如此。

    郭淡曾今生活的那个世界,可是争分夺秒,任何消息,第一家爆出来的媒体,就是最大赢家,也没有第二赢家一说,哪怕就差几秒钟,那也是天壤之别。

    郭淡自然也是这个思维,他是在极短得时间内,动用了一切资源来出版这篇文章。

    这犹如在平静湖面扔下一个炸弹。

    整个京城都沸腾了!

    这标题,这内容,可真是亮瞎大家的狗眼,太劲爆了!

    犹豫时间的关系,郭淡只印刷了一百来份,只是放在各大酒楼,但瞬间就传遍全城。

    当然也给予某些人一记闷棍。

    他们觉得这不对劲呀!

    这舆论不是一直被我们控制的么?

    怎么会...?

    虽然报刊已经出来有些时日,而且南京学府的报刊也入驻京城,但是顽固得守旧派,还是不太习惯用报刊来为舆论造势,他们更愿意用报刊来发表一些文章。

    其实郭淡也不会拿着报刊去议论时政,上面刊登得不是广告,就是生活小知识,别说脖子以下,就是脖子以上,他也不会写得,是绝不可能惊醒河蟹伸手。

    这主要是因为京城政治氛围非常浓,上面可是有朝廷盯着的,在这年头谈言论自由,那跟拿刀捅自己没有任何区别,故此他们都已经养成谨小慎微的性格。

    用嘴去说,是不会留下任何证据,等到这舆论起来了,那又变成法不责众。

    这是他们的一贯套路。

    如果将非常敏感得事,放到报刊上,那可就是一个活靶子。

    关税的事闹得那么大,他们也没有想到说,利用报刊来制造舆论。

    他们还是习惯于口口相传。

    当京城的权贵、士大夫、官僚得知永宁公主与郭淡的秘闻时,是兴奋,是激动,是开心。

    这简直就是上天赐予的礼物啊!

    古往今来其实都一样,道德问题,是非常致命的。

    许多官员都是因为这问题下马,并不是因为政策问题。

    一旦将郭淡卷入到这礼教的风波里面,那郭淡不死也得脱一层皮啊!

    他们是奔走相告!

    他们是秘密策划!

    然而,正当他们都还在组织时,五条枪新出的民生报,极大的震撼住他们。

    他们就没有想到,潞王竟然会花钱在报刊上爆出永宁公主前些天投河自杀,并且还大骂张居正和冯保。

    这...。

    这种事能说出来吗?

    他们都懵了。

    他们可都不敢这么说啊!

    他们原本也是打算将永宁公主塑造一个受害者,然后将郭淡塑造成一个淫贼。

    其实跟郭淡的套路是一样的,也要利用永宁公主来博得同情,从而引导大家去针对郭淡。

    而郭淡是要引导大家认为,他是在英雄救美。

    然而,这也立刻分化了他们。

    口口相传,组织能力还是不行,况且士林又不是一个党,只是一个群体的泛称,是非常松散的。

    有一群人认为这就是郭淡的阴谋,以此掩盖他欺负永宁公主的事实。

    他们就开始往外面爆料。

    这都是谎言!

    大家可千万别信。

    但是还有一群人,是逢张必反,他们觉得这是皇家的信号,要将张居正已经破碎棺材给烧了,他们当然非常乐意落井下石。

    基于这一点,他们是认同这篇文章,若不认同,就没有立足点来攻击张居正。

    从朝廷到士林大致上都是分为两派。

    这就导致没有形成一个针对郭淡的联盟,并且还有一边是偏向郭淡的。

    目前来说,对郭淡的伤害实在是有限。

    关键大家议论的焦点都在永宁公主身上。

    .......

    金玉楼。

    包间内。

    “看来你的计划是非常成功啊!”

    徐姑姑是由衷得赞道。

    这一次郭淡的反应,真是她不能及的,她若遇到这种事,也不敢妄下决断,因为这里面牵扯到皇室和礼教,这两个最敏感的问题。

    但是郭淡赌赢了。

    舆论如他预料得那般,都在同情永宁公主。

    既然同情永宁公主,那么他也就是英雄救美。

    郭淡苦笑道:“但是在整件事中,我也犯下诸多失误,下回我一定会邀请居士一同前往的。”

    徐姑姑摇摇头道:“如这种事,我能够帮你得不多。”

    郭淡微微一愣,但旋即也明白过来。

    配资公司 礼教,她自己至今都困于其中,没有走出来。

    郭淡道:“也许我能够帮帮居士。”

    徐姑姑果断拒绝道:“多谢你的好意。”

    正当这时,忽听外面传来一声呵斥,“李守錡,你若再这般诋毁永宁公主,那我们从此以后,再无任何交情。”

    “我何时诋毁永宁公主,我是说有人看见郭淡曾在河边欺负永宁公主,我是在为永宁公主鸣不平啊!”

    这个声音郭淡再熟悉不过,乃是李守錡得声音,不禁嘀咕道:“这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徐姑姑微微蹙眉道:“看来此事想要轻易了结,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郭淡笑道:“乱了就行,我从未想过说服任何一个骂我得人。”

    又听得一人道:“真是荒谬,郭淡他疯了吗?去欺负公主,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啊!”

    “要我说多少遍,你们才会相信,是有人亲眼看见,郭淡赤裸着身子搂抱着永宁公主。”

    “潞王不都已经说得非常清楚,是郭淡从河里将永宁公主救上来,就算有肌肤之亲,那也是能够原谅的,你莫要在此血口喷人。”

    “哼!你见过谁救人还得先把衣服脱了?”

    “倘若郭淡真的欺负永宁公主,潞王会放过他吗?还帮着郭淡说话?”

    “这是潞王为了保护永宁公主的名誉,使出的权宜之计。”

    “李守錡,你要说郭淡贪财,那我倒是相信,但要说过郭淡好色么,这我真是难以相信。永宁公主虽花容月貌,但我看再怎么也比不上无思居士,无思居士当年可就是京城第一美人,如今是更胜往昔。如今无思居士就在郭淡身边,可也没有传出二人有什么越轨之举。”

    “哼!你知道他们就是清白的?”

    “他们是不是清白的,我不敢肯定,但你李守錡以前干过什么肮脏事,可都还历历在目。”

    “是呀!当初是谁收了脏钱,故意输了马赛。”

    “你这言而无信之人,还敢在此搬弄是非,真是厚颜无耻啊!”

    “你...好好好,你们不信就算了,到时有你们后悔得。”

    一阵下楼的脚步声,终结了这场争辩。

    但楼上还在纷纷为永宁公主抱打不平,以及羞辱李守錡。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永宁公主的美貌,是早有传闻,再加上梁邦瑞的事,是世人皆知,君子总有怜香惜玉之心,绝大多数的年轻才子、公子,都是非常同情永宁公主,还不少人专门为永宁公主写诗。

    永宁公主瞬间成为大众情人。

    ......

    当然,他们万万也没有想到,两个当事人可就坐在他们边上的包间内。

    “可真是没有想到,我的人品需要居士您来衬托啊!”郭淡笑着直摇头道。

    徐姑姑鄙夷道:“我可不想当这帮凶。”

    “帮凶?”

    郭淡纳闷道:“居士,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徐姑姑摇头道:“正人君子可说不出那等下流之语。”

    你还记得?真是一世英名毁于口嗨啊!郭淡苦叹道:“居士,我要跟你解释多少遍,那真的只是一个误会,我都是让小伯爷给害得。”

    徐姑姑道:“你是说荣儿激发了你邪恶的灵感,让你脱口就说出那么多肮脏之词?还是说,那些话是荣儿教你的?”

    你至于记得这么清楚吗?郭淡点头道:“是是是!我是下流之人,是那些人瞎了眼,还什么京城第一美人,更胜往昔,啧啧,真是恶心,我对阿姨可是不感兴趣,要真是第一美人,我早就开始下流了。”

    阿姨?徐姑姑当即凤目睁圆。

    斜靠在门边上的杨飞絮突然嘀咕道:“难道不是因为你打不过居士吗?”

    “聊天到此结束。”

    ......

    净心寺。

    “母后,皇帝哥哥,你们放心便是,有我和郭淡在,绝不会让姐再受到委屈得,如今人人都非常同情我姐,谁要敢说我姐半句不是,那都不用我出手,他们就会被赶出京城的.....。”

    刚刚刚回来的朱翊鏐是手舞足蹈地向李太后和万历汇报。

    李太后听得是长出一口气,道:“如此便好!如此便好!”她又是一声叹气,“其实能不说,还是不说得好。”

    虽然博得了同情,但是她始终觉得,大家都议论皇家的家事,是不太好的。

    万历却道:“母后,儿臣倒是认为郭淡说得对,以前遮遮掩掩,所有的痛苦都由永宁一个人承受着,这对永宁不公平,母后,何不借此事,干脆毁掉永宁与梁家的那桩婚事,如此才能够解除永宁身上的枷锁。”

    朱翊鏐站起身来到:“我赞成,那短命鬼根本就配不上我姐。”

    “胡闹!”

    李太后沉眉向万历道:“皇帝,潞王这么说,老身不会怪他,但是你身为皇帝,怎能说出如此不负责任得话,你可知道你这话若是传出去,又会引起多大的风波吗?”

    万历赶忙低头道:“儿臣知错。”

    李太后皱眉瞧了眼万历,面色缓和几分,又道:“皇帝,老身也不是责怪你,只不过这事闹下去,对皇帝不好,对我们皇家也不好,还望皇帝去告诉郭淡,此事到此为止吧。”

    “儿臣遵命。”

    万历颔首道:“儿臣不打扰母后休息,儿臣告退。”

    “皇帝慢走。”

    等到万历出去之后,朱翊鏐道:“母后,我觉得皇帝哥哥说得很对,姐姐这般年轻就当了寡妇,她这后半生该怎么过啊。”

    “这是她的命啊!”

    李太后叹了口气,又道:“而且你皇帝哥哥把这事想得太复杂了。”

    ......

    出得净心寺,万历突然在马车旁停了下来,似在思索什么。

    李贵小声道:“陛下。”

    万历微微一怔,吩咐道:“你立刻召郭淡来这里。”

    “奴婢遵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