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配资公司



第四卷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第七百四十二章 事了,出发

    “余苦思四月余,方有所得。曰:心外无理,心外无物。

    譬如:山中花树自开自落,与我心有何关?尔未看此花时,此花与尔心同归于寂。尔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尔心外。”

    张昭受到王阳明自平壤府发来的书信,顿时大喜。阳明心学一出,势必是要和河东理学相抗衡!这会大大的减轻他在大明搞科学的压力。

    阳明心学,如果是放在近现代的哲学语境之中,其实是一个很典型的“唯心主义”学派。

    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其本质的区别就是要回答哲学的基本问题:是意识决定物质,还是物质决定意识。总而言之,这两大流派各有各的拥护者。

    现在是弘治十八年(1505年),比历史上的龙场悟道早了两三年的时间。

    好啊!

    …

    …

    在张昭收到王阳明的书信时,王阳明主动自平壤城北上见王承裕。这是个官场礼节问题。

    王阳明于弘治十八年二月二十日抵达,洗浴更衣后,就前往巡抚驻地的府邸中拜见,“下官见过老大人。”

    王承裕笑着道,“不必拘礼,喝茶!伯安一战而下平壤,平定地方豪族柳氏的叛乱。天下闻名啊!我之前倒未知伯安的军事才能如此出众。”

    张昭表奏王阳明复起,他便是王承裕手下的官员,两人关系处的还是比较融洽。

    王阳明谦虚两句,汇报道:“朝鲜王国北部被分割给辽东布政司、渤海布政司。下辖的兵员,未知老大人如何分配?”

    王承裕沉吟道:“伯安想要带兵南下汉城?”

    王阳明道:“是的。子尚来信,待我至汉城之后,他便要启程前往釜山,准备东攻东瀛之事。预备的作战方案是此时入朝的新军营守后路,再调辽东金州水师,整编后的十二团营登陆作战。渤海军留在朝鲜王国内弹压地方。但这点兵力不够。”

    王承裕叹口气道:“他啊,还是太心急。此次兼并朝鲜王国,朝廷里就没有多少物资和饷银拨付下来。致使调动的火器军兵力不足万人。我将辽东布政司5千守备营调给你,再和子尚协商,调辽东常备军五千,用以镇守汉城,可够?”

    王阳明起身道:“谢老大人。”这理所当然是要道谢的。

    王承裕就笑,“军饷可是要你自己负责筹措的。”

    王阳明自信的道:“下官定不负朝廷重托。”他对张昭的观点比较赞同。今后的财富来自于海上。汉城那边有港口,光是收商税就足以养活这些兵马。

    手里握有大明的军队,在编练辅兵、警察队伍,这样才好治理朝鲜王国。

    。。。

    。。。

    弘治十八年三月,经过多方的协调,弘治皇帝明旨下发,将于一年之后,将朝鲜王国的王室李氏并忠心的文臣、武将、豪族迁移至哇爪岛。

    出发点就是汉城。

    这一年的时间,就是让这些人把家眷、财产、奴仆都接到汉城的时间。至于说,那些人要去,这就看前线的军事指挥官张昭和朝鲜总督王阳明的协商,会有一个名单。

    不管大明在明面上的理由是什么。核心的“选拔标准”就是:第一,忠于朝鲜王国,第二在当地有巨大的影响力。

    就是仿照前汉迁移地方豪族到长安定居的做法。

    随着这些人口的涌入,汉城这段时间越发的繁华。

    下午时分,张昭带着身边的三个美人到城外的寺庙上香,同时踏青。

    精美、华丽的马车在闹市中徐徐的行走着,随处可见的行人,令这座城市发生着巨大的改变。

    宽敞的马车中,十八岁的美人慎如珍跪在床榻上,手里拿着托盘,手指葱葱如玉,殷勤的喂张昭吃水果。她一米六四的身高,跪着身体前倾,愈发显得身段前凸后翘,明媚无端。

    在三个月的时间,张昭已经和三个大美人逐步的熟悉起来,深悉她们的深浅。在慎如珍十八岁生日时,张昭亲自下厨给她做了碗长寿面,把她感动的不要不要。平日里服侍越发的用心。

    柔媚如水的张绿水一身绿裙依偎在张昭怀里,像美人蛇一般的柔软。和她熟悉之后,才知道此女果然是一代妖妃。不仅仅是外表那样的柔弱如水,还有内媚之身,并且风情万种。她盘着发髻,娇声道:“老爷,外头似乎和以往不同了。”

    张昭搂着柔媚的尤物,询问道:“要不要下去看看?汉城的人口从十几万,现在增长到二三十万,当然大不相同。城区都扩建。你以为我这几个月都没干活,专门吃你们?”

    张绿水掩嘴娇笑,“贱妾可没说老爷的不是。”

    说说笑笑,抵达寺庙中。

    香客略有点多。张昭的亲卫将人都清场,瞬间寂静下来。

    张昭这才带着三个美人下马车,到寺庙里上香。

    十六岁的柳智妍一身白裙,身段修长,容颜清纯,跟在张昭身边,在跪拜佛像之后,拉拉张昭的衣角,小声道:“老爷,我想求根签。”

    张昭点点头,“行啊。”

    柳智妍求签后,又让老和尚解签,一路上愁眉不展。

    寺庙里风景很好。张昭带着三人在寺庙闲逛,到一栋楼阁中,见柳智妍还是愁眉苦脸的模样,在窗栏初招手让她过来,问道:“智妍,你家里可以留在汉城。”

    “老爷,真的?”

    张昭就笑着捏她清纯的脸蛋,“老爷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还有得假?说吧,怎么谢我?”

    柳智妍心里就是这件事,结果被张昭解决,这会含羞带俏的低下头,主动的依偎在张昭怀里,小脑袋轻轻的蹭了蹭,不胜羞涩的道:“老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妍儿都听老爷的。”

    张昭哈哈一笑,搂着她怜惜一番。她外表清纯得和小鹿一般,偏偏身段火辣,张昭当然知道她的身材有多么的好。

    其实留下一个“豪族”作为造反派的领袖,钓鱼执法,这是他早就想好的事情。当然,这种内情没必要详细的告诉她。

    在午后的明媚的早春阳光中,小楼窗前的清纯小美人双手扶着窗栏,回头看一眼身后英俊的男人,俏脸红的要滴水一般,嫣然花开。

    。。。

    。。。

    王阳明抵达汉城之前,就不断的发布政令。他现在的首要问题是要将朝鲜王国的道、府行政制度,改为大明朝的布政司、府、县制度。

    而且,按照张昭的实践,还要往下继续“编户齐民”,设立乡、里、村的制度。打破皇权不下乡的束缚。

    三月十五日,王阳明抵达汉城。

    稍后,参加朝鲜王国君臣给他设立的接风宴。第二天,他到张昭的府邸中拜访。

    三月中旬,北地这里依旧有些冷,小花厅里烧着炭盆。

    王阳明喝着茶,张昭稍后进来,热情的道:“伯安兄,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王阳明放下茶杯,起身,拱手一礼,笑道:“子尚这话未必是真啊。国泰商行那边的物资都还没准备好。我来的早,子尚也没办法登陆东瀛诸岛啊。再者,听闻子尚在汉城新纳三房小妾,日子逍遥的很。”

    张昭仰头一笑,伸手邀请王阳明落座,“国事为先。我要是贪图享乐,这趟就不必亲自来朝鲜王国了。经费确实是大问题啊。所以,我都施展不开手脚。否则,以大明新军此时的战力,早就横扫大漠。这一两年,要给大明积攒足够的财富。向东,向南作战。”

    王阳明叹口气,“子尚,我觉得你有点着急。这次兼并朝鲜王国完成的很漂亮,何必又急忙忙去打东瀛呢?按照我了解的情况,军费严重不足。十二团营都是火器军,按照你制定的标准,预估只有约三千人能投入战场中。”

    张昭笑笑,“这就够了。”说着感慨的道:“伯安兄,不着急不行啊!”

    他没告诉王阳明为什么。

    弘治皇帝的寿命临近尾声。弘治十八年啊!虽然有他的改变,但他并不知道弘治皇帝具体能延寿多长时间。按照历史大势来看,可能不会很久吧!

    他希望至少在弘治皇帝驾崩之前,把东瀛四岛打下来,拿到一个大的白银产地,用铸币税弥补国库的亏空。

    张昭和王阳明在汉城畅谈了五天,充分的交换了意见,在临别前,张昭还问王阳明有没有学术上的思想突破,打破当前理学的统治地位。

    尔后,张昭带着新军营汇聚到汉城的兵马出发,前往半岛最东端的釜山港,和东瀛诸岛隔海相望。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