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配资公司



正文卷 563、血债血偿

    没过多久,江怡就从昏迷中醒来。

    她睁开眼的瞬间就想要爬起来,下意识的警戒。

    不过看到坐在床边的人真的是楚牧峰,而不是幻觉时,这种戒备才迅速褪去。

    “牧峰,真的是你?”江怡惊讶地问道。

    “没错,是我!”

    看着醒来的江怡,楚牧峰平静一笑,“幸好是我,要是换成别人,那后果就严重了!”

    “行了,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来到华亭?你不是应该还留在北平城的吗?不对,你应该离开北平城了吧?”

    “我……”

    江怡看着楚牧峰近在咫尺的面庞,欲言又止。

    “你难道没有什么话想要和我说吗?”楚牧峰问道。

    “和我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呢?”江怡张嘴问出来的竟然是这样一句话。

    “死了!”楚牧峰淡然说道。

    “死了?”

    江怡花容失色,脸上冒出一种深深的伤感。

    是啊,自己到底在奢望什么,在当时那种状况下,难道说他还有逃命的可能吗?没有的,他是必死无疑的。

    “你如果没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就在这里住一晚,明天你愿意去哪儿就去哪儿。”楚牧峰看着江怡说道。

    “楚牧峰,我知道我们之间有误会,但我能解释的。不过,我现在不想要说话,我心情很不好,你让我自己待会儿行吗?”

    江怡深深呼吸一口气,看着楚牧峰说道。

    “当然可以!”

    楚牧峰起身就走出房间,“你可以在这里休息,这里是绝对安全的,我就在对面的房间中,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我!”

    “谢谢!”

    江怡低声道。

    一晚上江怡就真的没有找楚牧峰说过一句话,第二天快要明的时候,楚牧峰听见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他甚至都能听到江怡是走到了自己门前,可硬是没有敲门,没有说一句话。

    然后她就悄然离开了。

    听到院门关上的声音,楚牧峰站起身走了出去。

    抬头看着天边的一抹鱼肚白,呼吸着清醒的空气,他使劲的摇摇头。

    算了,既然江怡不说,相信是肯定有苦衷的。

    昨天死掉的那个男人,对她应该是很重要的,自己在这个档口就别逼问她什么了。走就走吧,省的彼此尴尬。

    一个小时后。

    黄硕开车前来接楚牧峰去上班。

    在车辆开动后,黄硕低声说道“站长,昨天咱们碰到的枪战,已经调查清楚,动手的是日占区特高课的特工,他们枪杀的是红党分子。”

    “红党?你确定吗?”

    楚牧峰扬起眉头问道。

    “据说是这样的,但没有证据。”

    黄硕想到昨天楚牧峰将那个女人带回家的一幕就连忙说道,他怕自己老大惹祸上身。

    即便没有证据,楚牧峰也已经能肯定这事应该是真的,死掉的那个就是红党,这么说江怡和赫连夫人一样都是红党了。

    “哼!”

    楚牧峰鼻腔中发出一道冷哼声。

    “特高课的人真的是无法无天,是没有把咱们放在眼里。现在是战争状态,他们竟然还敢明目张胆的前来国统区杀人。”

    “他们有把咱们放在眼里吗?在他们眼中,咱们国统区这边恐怕就是无人之地,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杀人就杀人。”

    “站长说的是,他们就是没有把咱们华亭站当回事,咱们必须跟他们板板手腕啊。”

    黄硕附声道。

    “回站里再说。”

    “是!”

    华亭站。

    当楚牧峰过来时,华智武就将他喊过去,在办公室中坐着的还有刘新明。

    等到三位正副站长凑齐后,华智武脸色冷峻的说道“今天把你们喊过来只有一件事,就在昨天在咱们的地盘,日占区特高课的人竟然敢当街杀人。他们这是压根没有把咱们当盘菜,你们说该怎么办?”

    “华站长,是不是上面给压力了?”刘新明指了指上方。

    “是!”

    华智武没有掩饰的意思,坦白的说道“我是接到了战区司令部的电话,他们那边对咱们是严加呵斥。”

    “说咱们到底是怎么搞间谍情报工作的,竟然能被特高课的间谍就这样在眼皮底下行凶杀人,说要是咱们华亭站没有人能做事的话,就趁早全都卷铺盖滚蛋。”

    “他们还说就这事会知会总部,我想总部那边估计很快就会来电话了!”

    “叮铃铃!”

    几乎就在华智武话音落地的同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起来,他赶紧接通,听到对面是戴隐的声音后,立刻肃声。

    “局座,我是华智武。”

    “华智武,你到底是怎么做事的?华亭战区司令部都将状告到我这里来了,说你们竟然纵容特高课的间谍当街杀人,有没有这回事?”

    戴隐毫不客气地质问道。

    “局座,这事是有内情的。”华智武赶紧说道。

    “你就给我说有没有这回事吧?”戴隐怒气冲冲的问道。

    “有!”华智武没敢再多说话。

    “行啊华智武,你说说你在华亭站没有作为也就算了,现在都被人骑到你的脖子上拉屎拉尿了。”

    “你到底是怎么做事的?就这样纵容特高课的人肆意妄为吗?你不要忘记,那里可是咱们的地盘。他们在咱们地盘都敢这样杀人,那在日占区的老百姓们,又该是过着什么样水深火热的生活。”

    “你这个华亭站的站长,要是说干不了的话早说,我给你换地儿!”戴隐张嘴就是一顿臭骂。

    听到戴隐的骂声,华智武那颗悬着的心反而是变得轻松下来,因为他知道,这样的戴隐反而是最安全的,是不会说对他怎样的。

    要是碰到这事,戴隐一句话都不说,也不对你痛声怒骂,那恭喜你,可以收拾铺盖卷滚蛋了。

    刘新明能听到戴隐的怒吼,毕恭毕敬的坐直。

    楚牧峰眼观鼻鼻观心的坐着。

    “楚牧峰在你身边没有?”

    戴隐在发完怒火后问道。

    “在的在的!”华智武连忙说道。

    “让他接电话。”

    “是!”

    华智武赶紧就将电话递过去,“局座的,找你的!”

    楚牧峰直接就过去接听。

    而看到这幕时刘新明的眼皮是微颤的,他知道楚牧峰是从总部过来的,是得到戴隐厚爱的,但没想到会如此厚爱。

    在华智武的办公室中,刚刚训斥完,就要楚牧峰接听电话。

    这是关系达到多亲近的地步,才能这样无所顾忌的。

    “我还是想轻了楚牧峰。”

    刘新明心中暗暗的琢磨着,看来今后坚决不能和楚牧峰对着来了。

    就算是在官场范围内的对决也要尽可能的避免。

    不避免你能如何?你在这里给人家下绊子,人家直接一个电话打给戴隐,那么刘新明就算是有天大的招数都将彻底没戏。

    “局座!”楚牧峰握着话筒沉声说道。

    “昨晚的事情你知道吗?”戴隐的语气明显缓解不少。

    “知道!”

    楚牧峰敢确定自己当时营救江怡的时候,是没有被谁发现的,毕竟江怡是在小巷口昏迷的,而那时候黄硕的车正好停下来,自己做的又非常隐秘。

    相信当时所有人的眼光都会被爆炸吸引过去的,想到这里楚牧峰便恭敬的回答。

    “昨晚事情的详细过程我们华亭站正在调查中,我也不太清楚。”

    “但能肯定的是,对方应该就是日占区特高课的人,我今天刚来上班就被华站长喊过来,商量就这事应该怎么报仇雪恨。局座,您那边有什么指示没有?我们该怎么做?”

    够意思。

    华智武冲着楚牧峰露出一抹感激表情,他能听出来楚牧峰是在给自己说好话,这时候雪中送炭。

    这份人情他得领。要不然以着戴隐的性格,肯定会记着这一茬。

    “我的指示就是血债血偿!”

    戴隐眼中杀气腾腾,冷漠的说道“既然他们特高课的人敢在国统区这样闹事,你们也可以去日占区狠狠的肆虐一番。”

    “我不管你们是怎么做的,也不管你们这样做会引起什么后果,我只看你们动没动手,有没有制造出来轰动。”

    “是,局座,我知道怎么做了。”楚牧峰顿时心领神会。

    “做好这差事!”戴隐说道。

    “是!”

    “就这样!”

    说完戴隐就挂掉了电话,然后冲着站在眼前的唐敬宗说道“没想到楚牧峰真的就在华智武的办公室中,他们正在商量着怎么解决这事。”

    “你说牧峰这小子会不会亲自带队冲到日占区,狠狠的在那边捅出几刀子呢?”

    “我觉得会!”

    唐敬宗点点头,深以为然地说道“就凭楚牧峰那小子对小鬼子的狠劲,又碰到这事,他肯定是格外愤怒。”

    “当然,他不会热血上头,不顾一切去做事,肯定会谋而后动,不过毕竟那是日占区,他要是说真的过去了,还是有危险的。”

    “担心他?”戴隐玩味的看过来。

    “是有点担心!”

    唐敬宗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很坦率的说道“咱们能碰到一个楚牧峰这样的好苗子不容易,我可不想他因为这样的事遭遇什么不测”

    “你呀!”

    戴隐收起来目光平静的说道“要相信楚牧峰,我相信他是能创造出来奇迹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