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配资公司



京城居 第八百四十四章 不情之请

    当梁九城披星戴月地回到张园时,却只见到了自己那个满脸老实正在摇头晃脑背古诗的金发学生。他当然知道人不是这样的老实人,却也懒得去问自己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人是不是打扫整理完张寿的书房后就回来好好读书。

    他随口让人把之前教过的那些诗全部抄一遍,就匆匆出了门去。然而,今天回来却还奉了皇帝之命的他,却直接扑了个空。因为张寿根本就不在书房,人去了赵国公府。虽说很想直接找去赵国公府,但思来想去,他还是回转了自己那小院子。

    进去之后,看到吴大维正坐在那儿愁眉苦脸地拿着毛笔抄诗,想到之前人还献宝似的提出鹅毛笔的概念,张寿还真的煞有介事让人做了两支,可自己不允许这小子用,人那时候恰是如丧考妣,他就不禁嘴角一挑,怅然一笑。

    外邦蛮夷之地出来的人,什么都当成是自己独有——可这小子哪里知道,同样的东西,太祖皇帝早就令人做出来过。然而即便是以帝王之尊,依旧没能把那鹅毛笔推广开来,最后不过是人写手札的时候偶尔用用,等太祖皇帝失踪之后,这鹅毛笔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宫廷中。

    梁九城当然不会一直等到自己这学生歪七歪八地把这几首字相对简单的诗抄完。他走到自己的书桌旁边,拿起笔随手写了两行字,随即才来到对方跟前,突然将那张纸递了过去。

    “看看,这上面的字你可认得?”

    吴大维被自家先生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等回过神来,见那纸上赫然写着两行字母,他顿时来了兴致,赶紧放下笔接过,仔仔细细看了好一会儿,他就不禁皱起了眉头。足足好一会儿,他就苦着脸抬起头来。

    “先生,这不是意大利语,也不是托斯卡纳语和拉丁语,我看不懂。这好像是一个岛国的文字,嗯,就是那个什么Britannia。”

    这是梁九城预想中的回答,毕竟皇家船行海外那些年,上头常有心腹摘抄太祖手札中的部分字句四处打探,已经确定了某些单词似乎很像是西方某个岛国的文字,然而,单个看是如此,加在***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就算摘抄一部分让船队带出去辨认,也没人能读懂上头完整的一句话!

    然而,此时得到吴大维的反馈,他还是不由得有些失望。毕竟,一个近在眼前,学习能力还很强的番邦小子,和从前那些船上带回来的番邦人士相比,可信程度更高一些。

    于是,想到楚宽的话,他那最后的一点希望,也就落在了还没回来的张园主人张寿身上。好在他的等待并没有白费,张寿并没有像前天夜里似的留宿在赵国公府,而是在深夜时分就和朱莹一同回来了。

    虽然知道人家也是忙了一天,但一直都在苦等张寿回来的梁九城,还是第一时间找了过去求见。结果,当听到这样的通报时,主动把这位梁公公从宫里请来家中做家庭教师的朱莹,顿时就有些气恼了起来。

    “这么晚了,梁公公懂不懂人情世故啊,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

    张寿当然知道朱莹为何懊恼,事实上,他也一样觉得梁九城这么晚还来求见,肯定事情不小,说不定就是宫里又有什么狗屁倒灶的事。虽然不太愿意沾惹,但想想自己好歹也是东宫师,他就只能叹了一口气。

    “请梁公公进来说话吧。想来能让我知道的事,也能让莹莹知道。”

    听到这样的吩咐,湛金嘴上答应,心里不禁暗赞姑爷待自家小姐真是推心置腹。因而,她出去对梁九城传话时,那恰是传的张寿原话。一字不多,一字不少。

    而梁九城只是踌躇了一会儿,就最终坦然点头道:“少夫人自幼出入宫中,皇上待她胜过公主,我所言之事虽然是机密,但她听了却也无妨。”

    朱莹耳聪目明,此时虽说在屋子里,却把外头梁九城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一时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这种浮夸手段也能用到本姑娘身上来?我倒要听听你说什么!可是,当梁九城从容自若进了屋子,说出开场白,她就差点跳了起来。

    “花七爷和楚公公查证得知,大皇子之死,据说和太祖遗留在海外的苗裔有关。二皇子如今也可能在他们手里。”

    “简直荒谬!”朱莹气得柳眉倒竖,“这分明是给太祖皇帝抹黑!别说太祖皇帝当初是突然就没了消息的,如果他真的留了苗裔在海外,这些人早干嘛去了?再说,害了大皇子那个烂人有什么用,他死了皇上虽说很伤心,但从实质上来说,也是永除后患了!”

    在皇帝的面前,朱莹当然会说话悠着点点,但既然是在梁九城面前,她自然毫不迟疑地表现出了自己对大皇子的嫌恶。

    “杀了大皇子,顶多也就是让人质疑一下皇上杀子杀妻,可皇上怒归怒,他却不是那么注重名声的人!更何况,捏着二皇子这种窝囊废又能干嘛?皇上已经宣布二皇子死了,难道他们还能拿捏一个被皇上宣布已经沉船死了的废后之子来兴风作浪?”

    “最重要的是,太祖皇帝在平民百姓心目中是在京城寿终正寝的,谁会信这种鬼话!”

    这话和梁九城之前在皇帝面前说的话简直如出一辙,一时他对朱莹大有知己之感——当然对这位大小姐把大皇子和二皇子当成废物点心的口气,他只能在心中附和一下。而看到一旁的张寿仿佛在那出神,今天来本就是为了张寿而非朱莹,他少不得就咳嗽了一声。

    “张学士,古今通集库中,收藏着很多太祖遗留下来的手札,然则这么多年以来,翻译出的字句却很少,如今也只能束之高阁。现在有自称太祖海外苗裔的人兴风作浪,甚至声称已经在海外建国,实在是悖逆狂妄。我思来想去,觉得说不定太祖手札上会留有线索。”

    张寿不禁哂然。什么线索,穿越者的日记有个屁的线索,他手中那份都只记录了在这个时代的点点滴滴!那位穿越者前辈打造了偌大一个帝国,那绝对是一种开挂穿越者大杀四方自信满满的状态,所以才会起意为后人再寻找一片新大陆……他怎么会料到自己回不来?

    要知道,战火滔天那种年代都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地生存下来了,太祖皇帝出海的时候,一定认为穿越光环高照头顶,自己绝对会逢凶化吉,于是必定信心十足。他的手札上难不成还能留下万一我回不来的预案一二三四五不成?

    就算当时真的想留,考虑到那种中式英语短时间之内没人看得懂,人留的也肯定是汉字。

    心里吐槽了两句,张寿脸上就流露出了恰如其分的凝重:“我当初在打开那个太祖密匣之后,也曾看到过太祖皇帝那密密麻麻如同天书似的手札。虽说我能够用某些很笨的办法破解密匣的密码,而这些字母,也和我在算学中用到的有类似之处。”

    “但这么久了,惭愧得很,我用过各种方式解读,但那份太祖手札我还是没看懂过。不过,一旦能把算学学到最精深的地步,据说就能够根据某些相同词汇出现的频率来翻译一种完全陌生的语言,但说实话,我还远未到那地步。”

    张寿嘴里这么说,心里却在吐槽,印欧语系的人破译印欧语系的失传文字,那是有先天优势的,但至于他们汉藏语系的人来用数学破译印欧语系么……那就真的难如登天了。

    更何况,太祖皇帝那中式英语和拼音混杂,再加上语法,实在是烂到了某种程度……

    “就是因为这不知道西方那个小国的文字,太祖皇帝却学究天人用上了,所以宫中才发愁了这么多年。”梁九城却不知道张寿的想法,他深深叹了一口气,“前几代皇帝的时候,古今通集库中还出过几个懂得多种西方文字的前辈,但这些年却是凋零得一个不剩了。”

    “而且,懂得而已,又不是精通,而从西方带回来的人,一来水土不服,二来他们也要很久才能熟悉我朝文字,所以互相学习的效率本来就很低下。所以,我本来还指望吴大维这个聪明的小子,可没想到如今不过刚起步,就来了这么一桩突如其来的事。”

    梁九城说着就满脸诚恳地看向张寿:“张学士年纪轻轻便学富五车,不知道可否去古今通集库,看一看其他的太祖手札,也许对照之后,能够有所心得呢?”

    别说现在,这就是是刚刚穿越那会儿有这样的机会,张寿也绝对会三思而后行。毕竟,有些秘密是可以对人说的,有些秘密却需要永远藏在心里。就比如太祖皇帝,哪怕在这个世界上呆了几十年,他可曾告诉过任何一个人,我来自未来?

    于是,他就摇头苦笑道:“我连手头那太祖手札也是束之高阁,束手无策,更何况古今通集库里的那些?”

    “我真要有通晓西方文字的本事,之前送来那些西方文字的算经典籍,我还用得着指望吴大维那小子学会了大明文字再去翻译?我早就自己上了,还能省老大功夫!”

    然而,不等梁九城再劝,他就话锋一转道:“不过既然梁公公你这么说,我对古今通集库也早有耳闻,颇有兴趣,如果可以,务必让我去转一转看一看……听说莹莹早年也常常溜去那儿,能否让她陪我去?”

    “万一我要是在那种地方转晕了看晕了,还能有个人提醒提醒我。”

    朱莹本来还担心张寿真的推脱不去,此时见他说到最后还是答应了,却又示意自己陪同,她顿时眉开眼笑,当即却也不说答应不答应,就对梁九城说:“梁公公你这下满意了吧?”

    梁九城也知道找张寿只是死马当成活马医,毕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张寿看得懂那些西洋文字的书籍,但皇帝很显然有这方面的期冀,而且更诡异的是,楚宽竟然也有,他想想张寿那算学课本中确实引用了诸多西洋字母作为符号,思来想去,他也就答应来传这个话。

    此时,任务达成,见朱莹那眼神中流露出某种恶狠狠的意味,知道自己打搅了人家良宵,梁九城哪里还会留在原地,当然是赶紧告退。而他这一走,朱莹才舒了一口大气,当下就蹑手蹑脚来到正在沉思的张寿身后,冷不丁出手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阿寿,我可好久都没有去古今通集库了。小时候还能随便逛,现在却像防贼似的不让我进,哼,现在还不是求我带你这个夫君去好好看看?其实我也就说说,你还是一个人去吧。”

    “哦?”张寿顿时笑着按住了朱莹的手,顺势就靠在了她那温软的身上,“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进不去了?”

    “谁知道,我小时候也就偶尔在那儿和皇上玩捉迷藏,谁高兴看那些高高的纸堆。就一年前我想进去逛逛的时候,却被拦在了门外。人家还一口一个规矩,一口一个实在不能通融,气死我了!现在求我我也不去!”朱莹说着就有些忿忿,却没看见前头的张寿眉头微微皱起。

    张寿想到的是,朱莹被挡在古今通集库之外,是自己进京之后的事,这是巧合,还是别人有意为之?不过就算别人有意为之,那也很正常。木秀于林,就算未必会为风摧之,但至少引人注目,被人反反复复地查底细,这却绝对难以避免。

    就算他有葛雍这样一个老师作为挡箭牌,挡住了很多窥探的视线,但只要他显示出自己懂的比别人多,显示出超出自己这个年龄的见识,那么眼下这种状况就是必然的。

    因此,他在笑了笑之后,就若无其事地说道:“既如此,回头夫君我带娘子你重回故地好好逛一圈,看看太祖皇帝到底留了些什么样的天书!”

    皇帝没有等梁九城回宫复命,就叫了三皇子和四皇子,破天荒地在夜晚时分驾临了古今通集库。白天来这里时还好,这会儿他亲自举着昏黄的灯在前头走,灯光把人照出了长长的影子,高高的书架黑影憧憧,四皇子却忍不住死死揪住了三皇子的衣裳,心里着实有些发怵。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了自家父皇的声音:“这古今通集库里,其实死过挺多人的。”

    szanghaihuatxt/12_12155/541166570。html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