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配资公司



正文卷 390 故事之,我有一个朋友……

    跟库克的见面定在了畅享科技的会议室。

    没啥别的原因。

    自己的地盘更有底气。

    而且距离学校近,骑个自行车十几分钟就能到公司。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得让葛灵玥的前老板看看,他曾经的手下爱将现在干的还不错。

    人嘛,最重要的就是获得认同感。

    为了表达对外国友人的欢迎,加上正好今天路余馨没什么必听的课,两人便一起赶到了公司。

    这一度让王宇飞感觉自己对公司上心了许多。

    毕竟今天之前,王宇飞鲜少有连续两天来公司的情况。

    直接导致现在前台美女看到王宇飞都恭敬了许多。

    压根不用开口问,便主动开口道:“王总,路总,葛总正在跟苹果来的访客会面,我这就带您过去。”

    依然是一号会议室。

    苹果一行四人正坐在会议室里,葛灵玥亲自作陪。

    王宇飞跟路余馨走进会议室时,大概正聊的开心,大家脸上都挂着轻松的笑容。

    “库克先生!”

    “嘿,王,很久不见,再看你还是那么年轻。还有路女士,依然那么光彩照人。”

    蒂姆·库克站起身,一脸阳光的跟王宇飞打了声招呼,就像许久不见的老朋友。

    “库克先生也一样,半年没见,您的精气神还是那么旺盛。”

    毫无营养的商业吹捧之后,蒂姆·库克将随行的三人介绍给了王宇飞。

    显然苹果方很重视这次会谈,虽然带的人少,但精。

    苹果的首席法务官、技术官,以及全球业务高级副总裁。

    都是直接向蒂姆·库克负责的高管,不过在介绍完之后,葛灵玥礼貌的将这些随行人员都带到了另外的会客室,将公司的一号会议室留给了,王宇飞、路余馨跟蒂姆·库克。

    “其实您这次来的早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三个月到半年左右,您还得来华夏一次。”

    刚落座,王宇飞便客串了一回预言家,提前帮蒂姆·库克预言了他三个月后的行程。

    “哦?可是我接下来半年还真没有要来华夏的打算。”蒂姆·库克笑了笑,说道。

    “那不如我们打个赌吧?以半年为期就赌您来不来华夏,如果您不来的话,算您赢,来的话,算我赢。”王宇飞微笑着说道。

    蒂姆·库克挑了挑眉毛,问道:“哦?赌什么?”

    王宇飞笑了笑说道:“就赌我们双方的专利库。如果您赢了,畅享科技的专利库免费给苹果用十年,如果我赢了,只要把苹果的专利库免费给畅享科技用五年,不算过分吧?”

    “嗯?”

    蒂姆·库克愣了愣。

    这不按套路出牌的说辞,让他很纠结啊。

    半年不来华夏,就能免费使用脑机芯片的专利整整十年?

    这可是价值近百亿美元的豪赌。

    好想一口就答应下来。

    但如果他输了,苹果的专利库让畅享科技随便用,董事会那边能同意吗?

    心里有些乱。

    “哈哈,库克先生,您也不用着急考虑这个赌约。可以回去以后跟董事会商量一下,然后在决定是否继续这个赌约。赌约有效期半个月。怎么样?”王宇飞继续说道。

    “行,我一定会仔细考虑的。”蒂姆·库克点了点头道。

    看着王宇飞认真的样子,蒂姆·库克毫无由来的觉得心里很忐忑。

    三个月到半年之后会发生什么?

    为什么王宇飞如此笃定他又要来华夏一趟?

    他就是不来又会发生什么?

    好乱。

    “库克先生,别理王宇飞,他最近觉得诸事颇顺,所以意气风发。您还是把精神放到今天的事情上吧。”

    路余馨很好心的提点了蒂姆·库克一句。

    最近女孩儿的心情也不错,双十一的好心情延续到了十二日。

    “对对对,王,你可以看出苹果这次的诚意,我希望这次到访能直接让双方达成谅解跟合作,如果你能在上次给出的方案基础上,做出一定让步,今天我们就能签下合同。”蒂姆·库克将赌约诱惑先丢到一边,说起了正事。

    “上次给出的方案?您说上次的方案是哪次?”

    “十台光刻机嘛,你忘了么?王?根据我们的估算,这个方案如果能做出一定让步,我们付出的代价依然很大,起码比为华要更大。”

    “哦,这个方案啊?”

    王宇飞想了想,然后诚恳的说道:“库克先生,不如我先给您讲个故事。”

    蒂姆·库克无奈道:“嗯?好吧,你讲。”

    显然,忙碌的库克先生专程来到华夏并不是想听故事的,奈何形势没人强。

    王宇飞开口道:“我有一个朋友。”

    非常老套但有效的开场白,但蒂姆·库克做侧耳倾听状,非常认真。

    “他自小习武,会华夏功夫,之后又专门学习过自由搏击、泰拳、散打等,非常厉害,但感情之路一直不太顺,年过30才娶了个媳妇,而且媳妇非常漂亮,他自然百般疼爱。”

    “嗯。”蒂姆·库克点了点头,示意王宇飞继续。

    “但是他媳妇却也是个火爆性子,每次被媳妇打啊、骂啊,他从来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是泥人还有个土性,更别提我这个朋友本就是习武之人。所以后来他想了个办法。”

    不得不说王宇飞讲故事的水平见长,三言两语间真的把蒂姆·库克吸引进去了。

    “什么办法?”

    “很简单,每次他被媳妇收拾了之后,我朋友打扮成农民工的模样,到当地的火车站,故意把钱露在外面,吸引贼的注意。只要有贼来偷,抓到就是一顿暴打,即便对方是三、五个人也不在话下。”

    “打完之后,这气也顺了,心情也顺畅,感觉生活又是元气满满。故事讲完了,库克先生明白了么?”

    蒂姆·库克一脸懵逼。

    这是几个意思?

    “看来您不太懂,这个故事的重点就在于,干坏事儿的人终究应该得到惩罚,比如抓住贼后一顿暴打,有助于缓解被欺负后压抑的心情。至于是哪个贼并不重要。收拾贼的理由最重要!”

    蒂姆·库克半晌没吭声。

    终于有些品咂出味道了。

    嗯,上次年轻女孩儿把苹果比作强盗,这次年轻小伙更直接,把苹果比作是贼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