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配资公司



正文卷 第五百一十七章:进军大上海

    此时拿地多便宜?征用也好、合作也罢,只要产权归属刚开始时就别弄成了糊涂账。

    以后仅仅是地皮涨价带来的红利也能够支撑住联运公司,在成胜利、黄道武手里,有黄瀚这个先知帮着把脉,三水县联运公司绝无可能由于经营不善资不抵债而倒闭。

    “事竟成饭店”大厅里有两台二十一英寸的彩电在同时播放,还真别说,貌似有了立体声的效果。

    因为春晚结束后要送邱老师回家,黄瀚没法回家睡觉,只得忍住起鸡皮疙瘩的感觉坐下来看春晚。

    此时的陆瑶是个电视迷,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电视,嘴角还荡漾着笑意,黄瀚放弃了和她聊一聊的打算。

    ……

    大年初一,艳阳高照,黄道舟照旧带着三个孩子去下坝黄道乾家拜年。

    其实黄道乾一大家子已经各有小家,常住下坝家里的仅仅是黄道乾夫妻俩和在第二中学读初三的三小。

    然黄道舟带着孩子们来到黄道乾家时,发现黄道乾家六个子女四家子全部到齐了。

    有可能被儿女们叮嘱了,黄道乾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不中听的,黄道舟这顿午饭吃得蛮舒心。

    春节后的寒假期间,黄瀚的学习小组每天中午一点钟在徽派宅院集中。

    黄瀚发现陆瑶和王慧玲的数学真的不行,但是学英语颇有天赋,她俩的英语成绩提高得很快。

    由于寒假期间的学习没有放松,开学后,陆瑶、王慧玲、成文阁、钱爱国等等都学得轻松。

    其实八十年代初,重视子女教育,肯请老师课余时间进行辅导的家长占比肯定不超过百分之十。

    黄瀚相当于是补课老师,几乎每天给成文阁、钱爱国、陆瑶、王慧玲几个烧小灶,他们都比较努力,成绩得到提高当然水到渠成。

    这其实也是一种不正当竞争,其他那些得不到额外辅导的同学肯定吃亏。

    管他呢,黄瀚又不是圣贤,做不到博爱大众,只能有选择的帮助小众。

    此时大学没有扩招,考大学如同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唯有跑赢绝大多数,才能够得到读大学的机会。

    离中考还有两年半,时间足够了,如此下去,黄瀚坚信自己学习小组的这几个肯定能够考得上实验中学高中部。

    过了正月十五,黄进带着队伍去沪城搞建筑。

    那是联运公司跟村里谈妥条件?批到了手续,砌四栋住宅喽,用不着村里花钱,村里得两栋楼房。

    多种形式解决住房难的顽疾是中央在八一年就提倡的,这种合建模式不违法,还应该属于积极探索新途径,应该予以鼓励,公对公,相关手续办起来不难。

    还有一种建房模式也在悄然兴起,就是集资建房,由于物价涨得太快,出现了不少扯皮现象。

    归根结底就是办事效率低下造成的。

    单位都是估算出造价后,开会动员,真把集资款收齐没几个月根本做不到。

    再批手续开工又是几个月没了,然后发现钱不够了,再次开会要求职工们增资。

    失去了信任度的领导难做事!

    况且在住房分配上还存在许多不公平,为此引来的纠纷太多了,越级上访的也不少。

    总而言之,住房问题是个大难题,为了拥有住房分配,人人都豁出去了,过激的职工能砸开房门抢占公房……

    五角场在以后属于城市中心区,在此时却是城乡结合部。

    九零年,黄瀚经常在这一带的库区提货,那时还能够见到不少农田呢。

    立足大上海是战略,联运公司拿下两栋楼后留着开招待所、租给江北的县城做办事处。

    这个金点子当然是出自于黄瀚,因为黄瀚知道以后这里不可能有码头作业区,整个地段在二零一零年左右都变成了住宅区。

    诞生了不知多少拥有几千万上亿财富的拆二代。

    建议成胜利进军大上海一举多得,“自强建筑公司”将要竖起四栋样板楼,以后接业务就容易多了。

    黄瀚特议叮嘱黄进,不垫资、不欠帐是原则,但是可以为了接业务采取变通的手法。

    羊毛出在羊身上,某单位迫切需要砌宿舍楼,但是没钱,怎么办?

    好办!算算总造价,再算算地皮的价值,给你砌一百套,以市场平均价算账,你再拿出对应的套数折算给“自强建筑公司”抵工程款。

    不愁由于拿下的房产太多影响到流动资金,房产不仅仅在增值,还可以去银行抵押贷款。

    现在投十万块钱,一两年后抵押给银行说不定能够贷款二十万以上,流动资金怎么可能被拖累?

    银行利息怎么办?银行利息就从来没跟上房价的上涨速度,总而言之在这三四十年内,在一线城市贷款买房都是净赚,而且是翻着倍、再翻倍赚。

    黄进悟性高,黄瀚指点了拿房子抵工程款的新路子后可以承接的工程更加广泛了。

    说实话,没钱或者上面不批钱,还想砌宿舍楼的单位真不少,“自强服务公司”的合作模式让不少单位如同拨云见日!

    有些单位的地盘真的不小,此时还没流行卖地,真的属于端着金饭碗讨饭吃。

    于是乎,不到一个月时间,黄进就接到了真正沪城单位的建筑业务,为立足大上海打开了局面。

    效率就是金钱,一栋宿舍楼主体工程的建筑周期不能超过两个月才能较好的避免物价过快上涨带来的损失。

    黄进手里进出的材料款以几十上百万计,他当然意识到建筑材料一直再涨,劳动力也在涨价。

    接下活儿一天都不可能耽搁。管理很重要,黄进很专业,他带的队伍有了长足的进步,现在的工作效率甚至于超过绝大多数沪城的国营建筑公司。

    现在还有个大好处,三水县的建筑工多,完全能够满足临时扩招,不可能出现如二零一零后的情况,出三百块钱一天都招不足瓦工。

    去沪城做建筑工要比去东北干活儿划算,最起码气候宜人,还用不着闲一个冬季,还省了路费……

    “自强建筑公司”给的工钱虽然不高于去东北,但是成为三水县农民工的首选。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