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配资公司



正文卷 第320章 囤货确实不犯事儿

    一天之后,身在国内的马风,首先收到了投资人顾鲲请求协查的邀请。

    当时马风本人正在公司总部,也就是东海省方舟市,听说等闲一年半载都不求他办事的顾老板有事儿,连忙表示帮忙。

    可惜的是,最初两天的查询,并没有得到什么结果。

    当天晚上,他就亲自给顾鲲回了个电话:“顾哥,国内目前还没看到有你说的那种零团费或者低团费去兰方的购物团,网上没有招商信息。实体旅游公司我也帮你问了,正规公司没哪家提供这种服务。

    当然不正规的我就不知道了,公开广告我确实没查到,动用我认识的人都看过了。不过如果后续有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不急,我也就先随便问问,无则加勉吧。”顾鲲也微微有些动摇,表示不用太关注,日常稍微留点心就行了,不过聊着聊着他也想起一个人,就随口问道,

    “对了,便程旅行网的人,当初不就若隐若现有过搞那种模式的意思么?我不是没给他们机会说完就拒绝了,见都没见。现在冒出来的事情,怎么看跟他们思路有点相似,他们真就甘心置身事外?”

    马风:“你是怀疑便程旅行网的人私自组织的?这个真没看见,他们网上没挂出这类业务来。不过你既然怀疑,我再重点帮你看看。”

    马风说着,先告罪了一声,挂了电话,去了解情况,然后半小时后又给顾鲲回了一个:“顾哥,你还真有点神,他们网上确实没挂哪类套餐,但他们公司最近好像也发生了一些大事或者说大的变故。

    我今天问了他们内部的人,才知道联合创始人之一的沈老板,居然已经出走了。很和平很平淡的那种出走,所以江湖上一点风声居然都没有。好像是有个投资人给了他千把万还是几百万美金吧,就买取了他退出。

    沈老板不知道去哪儿了,可能是外国渡假隐居一段时间,心灰意冷想放松吧,乔布斯不也经常被人赶出公司就去山里禅修么。不知道会不会跟这事儿有关。”

    “那公司连创始人都出走了?什么时候的事儿?”顾鲲瞬间就警觉起来了。

    他听到这个信息,可是比马风还惊讶得多。

    毕竟马风不是重生者,马风不知道历史。

    但顾鲲是知道历史的,他知道沈北鹏本该04/05年前后才搞红杉资本在华夏的子公司,现在起码是提前了两年出走吧。

    毕竟沈北鹏也不是什么小人物,在互联网历史上能写一笔的人,也就高中生以下不关心社会期货配资 的人可能不认识,稍微有点职场常识的人好歹都听说过名字。

    顾鲲前世虽然不是互联网产业界的人,但好歹也算是职场上摸爬滚打了二十几年的,社会阅历那么丰富,怎么可能不知道。

    既然历史轨迹变化那么大,妥妥的是便程旅行网那边提前黑化了。

    马风并不知道顾鲲那么多内心戏,他只是实话实说地回答:“好像是三月份正式走的吧,不过据说二月底他就已经不去公司了。是有个外部投资人赎回了他的股份。但因为那是非上市公司,股东变更也不用对社会公众公告。

    他们口风挺严了,我连新股东是谁都打听不到,好像有外资背景,但你也知道的,我国现行对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商的要求是直接运营公司不能有外资背景,必须VIE架构剥离给境外技术服务公司。人家在开曼群岛加的新股东,用伪装基金代持,想保密很容易。”

    说句业内常识,当时在华运营的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商,都是不能直接外资持股的。比如历史上孙正意给阿狸巴巴投资,那只是通俗的说法。实际上都是把公司拆分成一个运营公司和一个技术支持公司,用章程约束把运营公司的一切利润输送给技术支持公司,然后技术支持公司是可以在境外注册、外资控股的。

    当然也不光阿狸了,狐浪易BAT前三巨头后三巨头都这样干,这也是为什么六巨头仔细看公司注册地都是在开曼群岛。

    如今这个世界,倒是不用全部去开曼群岛了,说不定以后更多公司搞VIE架构可以直接在兰方群岛,当然目前条件还不成熟。毕竟开曼群岛之所以让人放心,是因为开曼方面对华不够友好,国际金融领域从不配合。

    这就好比瑞士银行为什么让有钱人放心,就是因为瑞士银行不配合,要是瑞士银行由一个华夏人民的老朋友经营,那很多放在瑞士银行的华人富豪的钱,就不敢放了。这也是生意的局限吧,对华关系太友好了,有些“绝对中立”姿态才能做的生意反而就不能做了。

    废话少说,顾鲲听了马风的回答后,内心更是对这事儿七八不离十了,他吩咐道:“我知道了,你这几天持续盯紧了,现在网上没有他们的廉价团揽客广告,不代表将来没有。我怀疑他们很快就有动作。

    另外,我这边会尽快查一下近期的华夏护照送兰方签的人员构成。到时候跟你这边核实一下,看看后面一段时间,扎堆想来的人,是不是刚刚注册了没多久的支付宝账号,是不是故意钻空子的。我最怕的是有旅游代理公司,帮人送假材料或者至少是针对性教他们怎么做比较容易过审、一条龙服务。

    我们也法不溯及既往,已经花了月租费成为支付宝用户的人,我会照旧实现承诺的。但是,你五月一号开始,新准入的支付宝用户,给我把门槛把严了,新的用户协议里面写清楚,比如参加零团费的旅行团,属于将来要扣除芝麻信用分的失信行为。我这边呢,会尽快公示,五月一日起实行,对于零低团费的人的签证,财务审要额外收紧严格把关。”

    已经答应了人的事情,哪怕是被人钻了空子,顾鲲还是要彻底执行的。

    他估计,杨某人真要是绕过兰方当局强行搞自行补贴自行强迫购物的旅游团,肯定会帮那些贪小便宜的人抢注支付宝账户、然后帮那些人代理,先交多少钱的月租费。

    而对于游客来说,本来出国签证费就要几百块钱,如果是为了出国,交一年半载的支付宝账户月租费,简直太划算了。为了这样的目的,肯定是肯注册的。

    如果已经有一批漏网之鱼进来了,顾鲲也就捏着鼻子让他们好好玩完全程,法不溯及既往嘛。甚至该有的公示期都不能少——那些签证管理类的条例,可不能今天表示要改明天就马上改,提前个把月公示,已经是行政条例比较快的公示了。

    如果有人在四月份剩下的二十几天里,看了这个公示后原本不是很坚定想弄支付宝便于未来签证过来的、现在看了公示后为了赶末班车突击成为支付宝用户,顾鲲一样会信守诺言地让这些人享受。

    还是那句话,一个唾沫一个坑,答应的事儿一定要有信用。而且这就当是“给早期用户的梯度红利了”。

    本来2002年全年注册成为支付宝新用户的人,待遇都是一样的。现在么,至少今年前四个月来的用户,会比后面五月份之后那八个月来的用户,更高贵一点,特权更多一点。

    至少今年前四个月成为支付宝用户的,和去年就成为的,哪怕你将来参加了零团费旅游团,兰方人依然给你财务免审直接过,允许你入境。

    而后八个月注册的人,这条路就卡死了,将来就算有不开眼的报零团费团,兰方方面也照样拒签。

    总而言之,顾鲲就是要尽一切努力,让华人世界将来形成一个信用和装逼鄙视链的硬通货。

    或许一个80年代就开了桑塔纳、2000年还开桑塔纳的人;无法在一个80年代还骑自行车、但2000年已经开上奔驰的新贵面前找到优越感。

    但顾鲲一定要让一个2001年就成为支付宝用户的人,在一个02年、03年甚至更晚成为支付宝用户的人面前,找到优越感。

    而且要充分分处梯次,达到古代科举社会文人一见面就互问你是哪年中的举、谁谁谁是同年,谁谁谁是晚生。哪怕一个七十岁的老头儿,六十岁中举,他在一个比他早几年中举的年轻人面前,也只能自称晚生。

    不过这些都有些遥远了,眼下顾鲲这么干,主要目的终究还是为了分批次堵住低价团涌入兰方,截断客源。

    马风稍微了解了一下顾鲲的尺度要求,就表示立刻让支付宝马上整改,即日开始公示,并且对五月一号之后签的新用户,改用新修后的用户协议。

    ……

    马风那边吩咐完了之后,兰方国内的防御性举措也在同步有条不紊地进行。

    没过几天,高健雄带着黑水安保公司的人,就秘密查到了一些“买奢侈品不贴护照联不退消费税”的家伙的动向。

    “老板,查明了,是有人在囤货。而且他们是囤了还没往外卖,所以市面上前期没注意到。他们应该是怕我们查得严之后,将来那几个您亲自控股的大品牌,市面上不好买到大批量的真货吧。

    所以,前期他们才重点囤您的品牌,其他您控制不了的牌子,囤的倒是不多。估计驴牌这些您竞争对手的奢侈品牌,他们要囤也是直接从外国合法进货、按照正规经销商协议走,到时候也管不了。”

    高健雄如是汇报。

    “了解了,知道他们是在囤货就好办了,控制不住全部货源没关系,在依法依约经商的范围内,在商言商公事公办对付他们,就够他们受的了。”顾鲲听了,反而放心了下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