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配资公司



正文卷 第1040章 贺国安【求票】

    当时做的时候没想到,不然这次的状元全鸡粽绝对能够惊艳全场。

    虽然现在也很惊艳,但是吃的时候总会碰到鸡骨头,多少有点让人败兴。

    不过抛开鸡骨头的问题,这粽子整体来说还是非常好吃的。

    特别是鸡肉,因为是隔水煮出来的,鸡肉特别嫩,汁水丰盈,轻轻一咬,鲜嫩的鸡肉就从骨头上滑落下来。

    离骨,是判定鸡肉火候是否过关的标准。

    好吃的鸡,除开白斩鸡之类要求口感劲道的,剩下的烧鸡扒鸡叫花鸡盐焗鸡等整鸡类菜品,都有轻抖离骨的要求。

    能达到离骨,就说明鸡的火候已经到位,算是一只合格的鸡了。

    但是光离骨还不行,鸡肉该有的劲道和口感一点都不能少,还有鸡肉中要汁水充盈,口感鲜嫩。

    只有这样,才算是一只好吃的鸡。

    这些要求,全鸡粽完全满足,甚至还有别的鸡肉没有的味道。

    比如靠近鸡肚子里的鸡肉,味道会有腊香味儿。

    偶尔吃到贴近干虾仁的部位,则是鲜味十足。

    跟五花肉挨的近的,吃起来则是油润爽口。

    而那些跟被糯米包裹的鸡肉,则是外皮稍稍有些筋,但是肉中却汁水充盈。

    这是因为水分被糯米吸收的缘故,使得这鸡肉吃起来口感更加丰富多变。

    除了鸡肉之外,其他食材也各有特点,在好吃之余,也都保留着食材本身的口感和味道。

    比如五花肉,肥瘦相间,吃起来非常香,肉质也很嫩。

    这粽子与其说是煮熟的,严格来说应该算是隔水蒸熟的,这种做法做出来的食物,不管什么食材都变得很鲜。

    同时因为糯米的缘故,食材沾不到任何水分,这样让食材变得更加滋味十足。

    这些食材,单独来吃,全都本味十足,各有特点。

    但是合在一起吃也并不冲突,每种食材的味道和口感都完美交织融合在一起,让人越吃越喜欢。

    怪不得广西那边的人在过年时候喜欢吃粽子呢,味道这么好,配料这么丰富,确实挺适合过年吃的。

    特别是这种大粽子,全家人坐在一块儿吃,既能凸显出春节合家团圆的主旨,也能增加家人的情感。

    徐拙甚至在考虑,过年时候要不要也整这么一个全鸡粽。

    不过想想,好像北方也有类似的菜品。

    比如八宝葫芦鸡和八宝葫芦鸭,从某种角度来说,其实就是全鸡粽的一个简化版。

    只不过可惜的是,到现在也没掌握相关的技能,让做鸭肉经验丰富的徐老板多少有些无奈。

    吃着这大粽子,大家聊着网上的事儿,话题很快就转到了徐拙身上。

    “徐拙,你真的在大学里玩了四年游戏啊?”袁康嗦着一根鸡腿,眼中尽是好奇。

    其他人对徐拙大学时候的过往同样也很好奇,虽然以前徐拙和老孟偶尔说过,但是并不是很详细。

    趁着这个全民皆知的机会,得好好探索一下游戏宅的大学生活。

    毕竟这么牛批的大学生活,大家谁都没经历过呢。

    在场的都是自己人,徐拙倒是没有拒绝,一边吃着美味的粽子,一边开始讲述着上大学时候的过往。

    高中时期太压抑,所以到了大学,不自觉的就会释放天性。

    而徐拙正好又是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为了好好学习,刚到大学报到就去电脑城给自己配了台电脑。

    买电脑时候店家送了几张游戏盘,这让徐老板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原本打算用来学习的电脑,成了彻彻底底的游戏机。

    这就跟过去上初中时候买复读机一个道理,刚开始都是为了学英语,但是买回来之后一直到用坏,也没听过一句,全拿着听歌了。

    吃饱喝足,徐老板也剖析完了自己的心理路程。

    一群人吃一个粽子,结果还剩下一小半。

    这还是大家特意没吃晚饭,故意等着吃的缘故呢。

    徐拙擦擦嘴,刚准备回厨房看看,袁康就凑了过来:“事儿快结束了,明天葛家那边好像会发布一个做带子上朝的视频跟你对着干,咱要不要做点什么?”

    “不用,他们做的也不是原版的,最多是照着记载复刻,不用管他们。”

    对于葛家,徐拙并没有放在心上。

    这种不把心思放在生意上,天天光想着踩同行一头的饭店是做不长的。

    等到自己去了京城,就彻底断了葛家的生意。

    反正到时候要在京城立威,与其欺负其他同行,不如拿葛家开刀。

    而且就狗系统这喜欢拱火的特性,到时候肯定要跟葛家真刀真枪干的。

    正好老爷子所在的鲁菜和京菜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到时候公仇私仇一块儿跟他们清算了。

    第二天中午,葛家果然发布了一条做带子上朝的视频。

    视频中做菜的是京城葛记饭庄的厨师长,名叫贺国安,今年五十来岁。

    老爷子曾经提过这个人,说贺国安出身于京城贺家,当年是京城八大楼之首东兴楼的东家。

    可惜后来家道中落,不仅东兴楼被迫转手,甚至家里的厨艺也断了传承。

    再后来,那个把老爷子带到国宴后厨的葛家老人,收了贺国安的父亲为徒,亲手教他厨艺,贺家重新进入烹饪行当。

    等到葛家重新开设自清朝就有的葛记饭庄时候,贺家为了报恩,进入了葛家后厨开始工作。

    刚开始是贺国安的父亲当厨师长,等年纪大了之后又把这个位置传给了贺国安。

    贺家的厨艺一直在传承,也收了很多徒弟。

    但是葛家的后人,却不再进入这油烟湿热的厨房,一心一意专注经商。

    葛家贺家连为一体,一家负责经营,一家负责后厨,倒也相安无事。

    现在为了证明徐家父子做的带子上朝是假的,贺国安亲自上阵操刀制作。

    或许是贺国安没拍过视频的缘故,也或许有别的原因,徐拙看贺国安这个视频,总觉得他有点不情愿。

    不仅仅是因为做的时候没放开,而是从头到尾都皱着眉头,跟观众们欠了他多少钱一样。

    这让徐拙有点好奇。

    难道……

    葛家和贺家不是表面上那样和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